設為首頁 | 企業郵箱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集團新聞
集團期刊
集團通知
媒體報道
在建項目
 
 當前位置:首頁 > 集團動態 > 集團新聞
 
綠色的夢想——風水梁鎮烏蘭壕村治沙造林紀實
 
發布時間:2020-11-26 瀏覽次數:2892 來源: 【字號:
  
   
 
    盛夏六月,我們驅車走進達拉特旗風水梁鎮烏蘭壕村,綿延起伏的梁卯坡壕之間,放眼沙海綠洲,瞬間就被眼前的美景所陶醉:這里天高云淡、涼風習習;這里楊柳參天、沙柳蔥蘢,漫山綠茵如海,萬頃碧波蕩漾。林中的鳥兒嘰嘰喳喳發出悅耳的叫聲,一群群羊兒像點綴在綠絲毯上的白色花朵,掩映在萬綠叢中。嶄新的農家瓦房被綠樹環繞,成片的農作物隨風而動,似向過往的人們招手致意,此時,仿佛馬玉濤那《馬兒,你慢些走》優美的歌聲回響在耳邊。
 
馬兒啊,你慢些走,
我要把這壯麗的景色看個夠。
沒見過青山滴翠美如畫,
沒見過人在畫中鬧豐收。
沒見過綠草茵茵如絲毯,
沒見過綠絲毯上放馬牛。……
 
 
    這片綠色如染、豐饒富庶的土地上,誰能想到曾經是“大漠刮狂風,滾滾沙海浪”的不毛之地,誰也沒有想到在這塊被沙害、干旱、脊薄、貧困困擾著的一代又一代的農牧民,經過與天斗與地斗與沙斗的艱難歷程中,徹底改變了貧窮落后的面貌。
 
一塊墓碑的故事
 
    庫布其沙漠是我國第七大沙漠,它像一條黃色的巨龍橫臥在杭錦旗、達拉特旗、準格爾旗境內,威天懾地,風呼沙嘯。因風大沙多,草木稀有,人跡罕至,環境惡劣,被稱為“死亡之海”。特別是達旗境內的十大明沙更讓人望而生畏,而其中的三大明沙:毛三巴拉沙、白圖沙、數營沙就在馬場壕、烏蘭壕一帶,嚴重威脅著居住在明沙周圍人們的生命安全。
    烏蘭壕的數營沙深處,這里有長10公里左右、寬約1公里多的“天然沙柳林”。在這片林地不遠處的山坡下,一塊高約1米,寬約45公分的石頭墓碑,矗立于野草叢中。我們走進墓碑細看,墓碑于民國二十九年(1940)三月九日立。墓主人叫王超,因墓主人和烏蘭壕這片“天然林”,也是達旗最大的成片天然林背后的故事頗具傳奇色彩。我們決定探一究竟,追尋曾經的故事。后幾經周折,我們才在樹林召找到了墓主人的重孫,現年87歲的蒙古族老人,達旗原政協委員白永勝,才理清了這一傳說的緣由,還原了這塊“天然林”的本來面目。
    這塊墓碑的主人王超,蒙古族,原名旺楚格,王超是漢音譯名。是清朝末期原伊克昭盟蒙古族軍隊的統兵將領。清末,因寧夏回族首領馬化龍不滿清政府統治率部造反。伊克昭盟的蒙古軍隊受清政府之命前去平叛,旺楚格作為統兵將領帶兵參戰,前后烽火硝煙12年。
    在戰爭間隙,旺楚格發現寧夏沙柳很多,生長速度快,兩三年就能成林,防風固沙效果好。他想如果家鄉種上這種沙柳,長起來固沙防風該很好。在戰爭結束后,當時正值秋天,他把沙柳上的毛籽捋了兩叉頭子(一種毛織的口袋,中間開口,物品裝兩邊)馱在馬鞍子上一路騎行?;貋砗?,他將兩叉頭沙柳籽撒在烏蘭壕保少圪堵周圍的下濕地和沼澤地上。第二年,沙柳籽孕育的樹苗成活了,長起了綠油油一片樹林。多年后,這片沙柳西至烏蘭壕,東至準格爾旗的黑圪佬灣、巨合灘等地,綿延幾十里。
    西行平叛的勝利,對維護清朝統治至關重要,清朝皇帝為此將自己的女兒下嫁給當時擔任盟長的準格爾王爺,親王的女兒下嫁給準旗四王爺。因平叛戰功顯赫,伊克昭盟盟長令達旗王爺,將馬蘭壕一帶的土地獎給了旺楚格。從這個故事,我們解開了烏蘭壕這片 “天然林”之迷。這片“天然林”也開啟了達拉特旗人工造林防風治沙的先河。
 
面迎黃沙背朝天的人們
 
    烏蘭壕村總面積87平方公里,地屬沙漠丘陵區,沙大風多,土地貧瘠。沙漠分固定、半固定及流沙三種類型,野生植物以沙蒿、登相籽為主。
清朝末年至民國年間,在“河曲寶德州,十年九不收,女人挖野菜,男人走口外”的景況下,內地人“走西口”的人們蜂擁外出謀生,經準旗古城—納林到達旗馬場壕—新民堡—包頭至河套地區,其中納林到馬場壕途經烏蘭壕村的石匠圪卜、扎日格溝、大廟圪堵等地,走西口的人們在沿途農牧業生產條件較好的地方逐漸安頓了下來,和當地蒙古族牧民居住融合在一起,成為了當地的村民,到1949年烏蘭壕村的人口達到400多人。
    烏蘭壕因地處準旗、達旗的交界處,準旗納林暖水、德勝西一帶的農民到達旗沿灘種地跑青牛犋春出秋回。由于雞溝壩梁一帶,溝壕眾多,人煙較少,舊時曾駐扎軍隊有一營盤,成了土匪兵痞劫財的主要地方。因此,這里常有土匪兵痞、雜牌軍出沒,兵荒馬亂瘟疫流行,也給當地老百姓帶來沉重的災難。
    解放后,在共產黨的領導下,人民群眾翻身做了主人,安居樂業,過上了穩定向上的生活,加上醫療條件的逐步改善,人口有了大幅度的增加。到上世紀80年代,烏蘭壕村人口增加了150%,達到1000多人。但由于落后的農業生產條件的限制,這里的人們依然沿習幾千年“一犁一耬一張鋤,人背肩挑畜拉車”的原始生產方式,過著靠天吃飯的日子。人口的過快增長和農業生產條件的滯后形成了尖銳的矛盾。年景好了,雨水大了,大量的開荒種地,為多打糧食以防荒年。年景不好,種的多了也打不下糧食,畝產二三十斤。一戶人家種上幾十畝地也打不夠吃的,正所謂:春種一坡,割不下一車,收不了一笸籮,吃上一頓剩下不多。但土地還得年年種,這種扒荒皮、倒山種田掠奪性的生產方式,使原本脆弱的生態環境帶來極大的破壞,加上本地村民和準旗過來的農民取暖做飯大量掏沙蒿、摟雜草,這種對生態的破壞不亞于農耕。
    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烏蘭壕自然生態嚴重惡化,大量土地沙化,全村沙漠面積達到80%以上,狂風肆虐,沙進人退,道路被阻隔,農田被沙壓,人們的生活苦不堪言。
    每到大風過后,村里的人們就從家里往外掃沙,清理房前房后的沙土。人們勞動一天,回來家里洗臉洗頭,洗盆底上鋪一層沙土。
    處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人們各自為戰,頑強地與風沙抗爭著。在房前房后迎風處載種楊柳和沙柳防風固沙,用沙蒿、農用桔桿、樹枝結網固沙,但最終解決了根本問題,難以與風沙抗衡,沙逼人退,沙進人退。
    春天能種的地都種上了,有的頭一天種上,第二、三天一場大風連籽種都吹沒了。有的莊稼幼苗長起來了,幾場大風被風沙打死了。生產隊組織群眾在下濕地或水利條件較好的地方打大口井,用撐桿吊水,用牲畜拉小水車提水,種上幾畝、十幾畝園子,解決人們的吃蔬菜問題。盡管人們千辛萬苦耕耘著土地,仍然過著吃糧靠返銷,花錢靠救濟,生產靠貸款的日子。很多人遠走他鄉尋找出路,年輕人則當民工,學木工、瓦工等技術,姑娘們大都嫁在達旗沿灘或生產條件較好的地方,而大多數人還在原地苦熬著、支撐著。
    1966年的一天,保少圪堵的蒙古族牧民白永勝,白天出去放羊,狂風四起,飛沙撲面,找不見回家的路。無奈,他只能跟著群羊走,跟著羊群轉了半天直至天黑才回到了家。
    1972年,大廟圪堵村民王福喜,放羊歸來圈羊時,他看到西邊大風卷著黃沙就要來了,房后的沙崗離他的住房墻還有十來丈遠,估摸風沙不會危及住房,回家就睡了。天快明時,房頂檀椽圪叮叭嚓的響聲把他從睡夢中驚醒,他趕忙往外跑,剛出門房頂就塌了下來。多少年來,王福喜想起此事還心有余悸,頭皮發麻。
    這里的百姓有四難,住房難,出行難,上學難,看病難。住房簡陋,三十六眼窗子、土打墻,有的人家剛蓋上好房子,住不了多少年也被風沙追的倒地方。 
    烏蘭壕村大多沒有固定的路,刮大風人走出幾十米,回頭就看不見來路。機動車、摩托車都進不去,出不來,信息十分閉塞,到馬場壕或村代銷點買點油鹽醋醬日用品,也得用一天的時間。
    當地醫療條件落后,人們有個頭昏腦熱,只要能行動就硬撐著,平常家里預備些止痛片,不管什么病先吃點止痛片或用民間土方子治療,有急病大病用畜力車拉上或者用幾個人用門板籮筐抬上去馬場壕醫院,路上就耽擱兩三小時。女人生小孩,大多用當地臨時培訓的醫生或者接生婆,因此而喪命的事常有發生。
    小學生到學校念書得走十幾里遠的路,幾歲十來歲的小孩,不論嚴寒酷暑,冰天雪地,刮風下雨,他們早上黎明就跑步往學校趕,下午大的孩子拉扯著小的孩子餓著回家。年年如此,一茬接一茬,娃娃們為了上學受盡了苦頭,有的女孩子因此不上學,有的娃娃多的人家也培養不起,讓孩子念上幾年認點兒字就算了。
    在文化娛樂上更是落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達旗沿灘和馬場壕政府上了電,家里有了電燈照明,看上了電視,烏蘭壕的黑夜依然靜悄悄,哪里有電影或文藝演出,人們互相招呼結伴而行,跑幾里甚至幾十里路去觀看,看完回來也就后半夜或雞叫時分。
    烏蘭壕的社員群眾被貧困折磨著,被風沙襲擾著,被落后禁錮著,與此同時,烏蘭壕村(大隊)的黨員、干部群眾也在思考著出路,謀求著改變。
 
艱苦奮斗,用汗水澆灌綠色
 
    1961年深秋的一個夜晚,在烏蘭壕大隊破爛不堪的大隊部一盞昏暗的煤油燈下,圍坐著一群大小隊干部,他們正在開會,時而熱烈地討論,時而默不作聲,決定著關系到烏蘭壕大隊近千人命運的大事。大隊長訾雙寶說:“不治沙造林,我們這地方就會被沙漠埋沒,只有大家齊心協力,艱苦奮斗,植樹造林,才能救我們,干上幾十年,不但我們能過上好日子,還能給子孫后代打下好的基礎。”然后,他拍板道:“從今秋起,開始植樹造林,每年春秋兩季不間斷,各大隊干部分頭下去,幫助生產隊長開好社員會,全體社員行動起來集體造,社員自己也要造。”
    至此,烏蘭壕村的治沙造林,改造自然的持久戰役轟轟烈烈展開了。村幾任黨支部書記,人換了責任依然延續,他們帶領群眾一代接著一代干,一干就是半個多世紀。
 
達拉特旗好,達拉特旗好,
蒙漢兄弟志氣高,
改造自然鬧革命
紅柳沙棗換新苗……
 
    這是1965年,社員群眾在植樹造林的間隙,大隊長訾雙寶給大家教唱自己改編的民歌。這首歌曲也真實地反映了烏蘭壕蒙漢群眾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向沙漠宣戰改變家鄉面貌的決心和信心。1999年至2018年任烏蘭壕村黨支部書記的李文玉,當時只有八歲,他和他的同學們參加了植樹,他們年齡小掏不動樹坑,就順著大人挖下的樹坑放樹栽子。烏蘭壕全大隊男女老少,大小娃娃能拿動鍬的,全部上了治沙造林第一線,在他幼小的心靈里播下了綠色的種子。1968年文化大革命時期,為了防止邊造林固沙,邊掏沙蒿做飯取暖破壞植被的現象。武培勝召開大隊干部會議,決定給每戶社員撥20畝自留林地,在村干部指定的地方,允許社員在自留地上割沙柳和雜草燒火做飯,不準到其他地方亂割濫伐,盡量避免引起沙化,當時那個年代,給社員分自留樹是需承擔很大風險。果然有人報告到公社要求問責。后來公社派人進行調查,大隊領導給解釋了原委,公社認為這樣的決定也符合實際,沒有追究責任。
    1968年,大隊決定將全村的沙漠進行規劃集中管理,成立了隊辦林場。從各小隊抽調了十幾名社員,組成林業生產合作社,一方面育苗,一方面造林,給大隊統一造林提供苗條和技術指導。
    1969年,武培勝接訾雙寶擔任大隊支部書記,他在這個崗位上干了28年,栽了28年樹。為了把治沙造林長久的開展下去,他帶領支部一班人和村社干部,根據以往造林實際,先后制訂和完善了一系列治沙植樹的具體措施和辦法。一是通過實地勘查給生產隊劃定植樹范圍,安排植樹先后順序劃分地片,明確任務要求,規定完成任務時間。二是和公社(鄉)干部一起實行承包責任制。鄉干部包大隊,大隊干部包小隊,小隊干部包戶包任務包質量。三是嚴格按照造林技術要求,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超額完成任務授獎。以口頭表揚為主,物質獎主要是水壺和飯盒,這些物品也是造林拿水拿飯的必需品,比較方便實用。四是發揚愚公移山的精神、大寨精神,自力更生艱苦奮斗苦干實干。特別是村社干部要和群眾一樣分擔造林任務,同甘共苦,甚至干的更多,起到榜樣帶頭作用。五是組織青年民兵突擊隊,在完成隊里分配的造林任務后,還要造青年林,婦女林等。六是及時組織學習,調動社員和群眾的造林積極性,增強主人公的意識和責任感。七是護林者獎,毀林者罰,羊啃了一苗樹罰款5元,這在當時的物價也是處罰很重的。八是及時發現和解決治沙造林中出現的問題,達到治沙造林的目的,治沙造林一般采用種一行沙柳栽一行沙蒿,既防沙又保護林苗不被風吹走。大的沙丘利用沙蒿、樹枝、桔桿做成網格,防沙拉沙,根據當地冬春大多刮西北風的特點從西向東推進。還總結出了“治山先治頂,治沙先治根,迎風栽沙根,背風留余地”的經驗,防止剛栽的樹苗被風吹走,或被沙壓的情況發生。1969年將沙地造林任務按股份制的形勢承包給社員,全大隊七個生產隊,按戶和居住條件分成13股,每股17-20戶人家,每股選出承包負責人,承包負責人把任務分解到戶直至個人,按完成任務評分,這也開啟了在集體化時代按勞動分配、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先河。
    改革開放后,特別是1980年代中期實行五荒地劃撥到戶后,群眾造林的積極性空前高漲,烏蘭壕堅決貫徹了誰造誰有,長期不變,允許繼承的政策,而且使這個政策更加嚴格具體。決定五荒劃撥到戶,誰不造林,允許其他村民造林,而且誰造歸誰,形成了人人搶造林的局面。
    烏蘭壕的社員家家普遍造林1000多畝,涌現出上百個種樹專業戶和幾百個個人林場。蒙古族政協委員白永勝帶領自己的兒子造林,白天黑夜植樹造林,還花錢雇人造,共造林3600多畝,控制沙漠1萬多畝。保少圪堵的白根海愛種樹,一種就是一輩子。他和子女們植樹一萬多畝,治沙兩萬多畝。白二小造林3000多畝,烏蘭壕的群眾在實踐中充分意識到,要想從根本上防止沙化,必須建設基本農田,固定了種糧地,解決好群眾的吃飯問題,才能保護好植被。村黨支部通過討論,利用母哈日溝的洪水引洪淤地,既能治沙又能建設高質量農田,在公社黨委的支持下,1967年開始開挖“六六紅衛渠”, 每個小隊抽5名壯勞力,共35名,常年組織民兵工程隊,在大隊民兵連長的帶領下常年奮戰在工地上。到農閑時間,組織全村社員人大兵團作戰,用四年的時間動用土方20多萬方,淤地1000多畝,治沙3000多畝,平均全大隊每人分得一畝多優質土地。
1997年 和2001年飛播造林3萬多畝。
 
萬頃黃沙變成了綠色銀行
 
    2000年,從八歲就參與集體植樹造林的兒童李文玉成為烏蘭壕又一任村支部書記,他號召和帶領全村人繼續向沙漠進軍,繼續植樹造林。在國家有關政策和項目的鼓勵支持下,對沙柳平茬復壯,飛播種樹種草,光沙柳就達到7.5萬畝,烏蘭壕村群眾生活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烏蘭壕人自力更生艱苦奮斗,靠種沙柳治住了風沙。烏蘭壕的沙柳救了當地人,富了當地人,也幫了外地人,支援了外地人。1953年白永勝一行12人趕著12輛牛車將“天然林”的沙柳種苗送往蓿亥圖的阿什泉靈召;1959年將沙柳栽子送往展旦召治沙站;支援過達旗從東到西好多沙區種植沙柳,現在那里的成片沙柳林都是來自烏蘭壕保小圪堵的“天然林”種苗。
    烏蘭壕把沙柳紅條子賣給薩拉齊、包頭,主要是編笆子蓋房,白條子賣自山東、河北、浙江、江蘇、武漢。建立了柳編廠,把柳編織品賣到外省市,人均收入二三千元,這在當時頂一個干部一年的工資。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后,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烏蘭壕人一年四季都有收入,春天賣苗條,夏天賣白條,秋天賣紅條,冬天賣大沙柳。
    烏蘭壕人靠沙吃沙,村民靠賣沙柳掙了幾十年錢,白永勝說,他的五個兒子就是靠賣樹娶過兒媳婦的。白六十五說:“我當大隊長30來年沒白干,村民富了,我也富了。”
    2013年,東達集團將生態建設與林沙產業作為二次創業的目標,建成全國首家年產十萬立方米沙柳刨花板項目,當年烏蘭壕村里設了銷售點,并和東達簽訂年供沙柳成品半成品4000噸的協議。因為村里沙柳多,村里社員每年沙柳收入兩三萬元的戶子很常見?,F在,村里一些外出打工的人到了冬閑時間回來平茬沙柳,每噸200元錢的價格給農牧民帶來豐厚的收益。國家天然林保護,沙柳平茬復壯等方面都給予了資金上的扶持,使烏蘭壕成為衣食無憂遠近聞名的富裕村。
    曾任二十多年村長的郝來說,這片綠色是一千多烏蘭壕人用汗水澆灌出來的?,F任村支部書記周云清說:“我們還將不忘初心,繼續奮斗,把烏蘭壕建設的更加美好。”
    如今的烏蘭壕,通過幾十年大規模的治沙造林,烏蘭壕天藍了,地綠了,這里的一切被綠色覆蓋。這里的1000多人擁有7000多畝耕地,7000多頭口大小牲畜,7萬多畝沙柳和無數楊柳樹,農林牧產業興旺,綠富同興。
    如今的烏蘭壕,柏油路和砂石路通到了各個居民點,一條鐵路橫貫東西,博泰潔凈煤集裝站業已建成,圍繞著集裝站的運營,交通運輸業、旅游業及餐飲服務業、汽車修配等產業相繼興起。烏蘭壕——沙漠中的綠色村莊,一個令人神往的地方。
(蘇培成  趙謙宇)
 

 

返回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企業郵箱
版權所有:內蒙古東達蒙古王集團有限公司 電話:0477-5299887 
郵  箱:jituanban@dongda.com.cn 地址: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樹林召鎮
網站支持:內蒙古國風網絡 蒙ICP備11003219號   蒙公網安備 15062102000101號
關閉
色中涩AV男人的天堂,亚洲AV综合AV国产AV中文,欧洲熟妇色XXXXX欧美老妇,最激烈喊疼大尺度床震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